巴黎梦碎

2021年度的法国龚古尔文学奖Le Prix Goncourt刚刚揭晓,这项历史悠久的文学奖项由塞内加尔籍的作家穆罕默德-姆布加尔-萨尔Mohamed Mbougar Sarr凭借《最隐秘的记忆》La Plus Secrète Mémoire des Hommes获得。

读到这个消息,我回头看看书架,找出一本自己在2018年手工装帧的书:《德•卢迪纳先生》,110年前,这部小说也曾获此殊荣。

德•卢迪纳先生 | Monsieur des Lourdines

夏多布里昂 | Alphonse de Chateaubriant

1911 法国龚古尔奖

年轻的乡绅之子Anthime des Lourdines,因厌倦单调的农村生活而前往巴黎定居,在那里他经历了完全的迷失,家产被挥霍殆尽,母亲因此选择了自杀,父亲悲痛欲绝。他带着悔恨回到家中,置身树林和田地之间,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,向最亲近的人忏悔,最终与父亲达成和解,并与青梅竹马的女孩结为夫妻。

夏多布里昂
Alphonse de Chateaubriant

夏多布里昂 | Alphonse de Chateaubriant夏多布里昂是一位法国作家,曾在上世纪初大红大紫,1911年的《德•卢迪纳先生》为他赢得了广泛关注,1923年的《布里耶尔》La Brière 再获“法兰西学院小说大奖”,并畅销60万册。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小说家,当时受到其好友罗曼•罗兰的极度推崇,本可以在文学世界大放异彩,然而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,他坚定地表明了亲德的态度,转而从事政治写作,与希特勒会面,并视其为救世主。1944年,夏多布里昂被法国作家委员会除名,德国战败后,他在奥地利小镇逃避死刑,直至1951年去世于当地修道院。战后几十年间,就像其他与纳粹德国合作过的作家一样,夏多布里昂作品的发表和销量也大受影响,即便是与政治无关的那些;在收藏市场上,他曾经叫好叫座的小说,哪怕是名家插图本也反应平淡。不过,我还是在书店和拍卖行网站上找到了一些手工装帧成册的《德•卢迪纳先生》,因为书中有大量描写乡间美景的段落,插图画家和装帧师也常以田野、树林、木屋等形象为创作灵感。

在2018年巴黎的某个古书展上,我买下这本1953年出版的《德•卢迪纳先生》,尽管不是初版初印,但翻看内页,共有13幅美丽的铜版画插图,每一章都有双色印刷的装饰首字母和小插图,印刷精致,纸张质量上乘。16开的散页册子,用简单的包封套住,维持着折页成帖后的初始状态,这样未装订的书页,对装帧练习来说再合适不过了,当时我正在学习新的装订方法和镶嵌贴皮技法,希望能使用在一本值得花时间对待的书上。

为了能完全打开欣赏,我用“再制书脊”coudre sur ongle的方式装订这本书,计算、折叠、缝制,这种费时费工的方法常被用来处理有珍贵版画插图的书籍,一般用白色薄纸做”假书脊“,但我在制作时使用了彩色相间的纸条,在天头光边切齐书口之后,断面形成有节奏感的特殊效果。

整本书色彩协调,手缝笃头丝线将书脊纸条的色彩延续伸展到封面,黄色的光面山羊皮来自英国Harmatan,这种手工植鞣染色的皮革纹理自然清晰,散发温润质朴的光泽。

《德•卢迪纳先生》原书封面是一幅林间小路的风景素描,我设计的封面也沿用”树“的意象,树干上绵延的影子,静谧而灵动。

为了实现这本书的封面设计,我跟皮革装饰课老师Jean-Pierre Rousseau讨论,用嵌入式贴皮mosaïque incrusté来制作,这种方法是在底板上挖出凹陷的图形,再嵌入相同厚度的皮片,有别于将极薄的皮片贴于板面的传统方法,可以实现完全平整的效果,但程序复杂,对精确程度的要求也高。我从做实验板开始,逐渐熟悉这种技法,在这块尺寸、材料都与成书一模一样的底板上,尝试不同的拼皮材料,大胆练习,即使犯错也没关系。

等到一切就绪,开始直接在封面上操作,心情就没这么轻松了。本来每周四晚上课,每次三小时,有天下课时Jean-Pierre突然轻描淡写地说:”雨,你有时间的话,周三晚上也可以来工作。“于是我幸运地拥有了一周六小时的皮革装饰时间,即使这样,这本书从开始做设计稿到全部完成,也花费了将近三个月。

书脊设计也是非古典式的:手工烫印的浅灰色弧线好像从高处飘落的松针,再在不规则切割的花绿色皮片上烫白字,作者和书名一跃为另一个层次,而整本书仍保持高调的色彩。

这本三件套精装书的包封和书函使用的裱纸都是和书中环衬一样的artisan级别糊画纸,从色彩到图案,都与书中内容、封面设计微妙呼应。找到这两张纸时雀跃的心情,到现在都还能回想起。包封内侧用柔软的翻毛皮垫衬,保护封面,脊部”中式“à la chinoise竖排书名,虽然字母字号较大,但因为是不使用任何金箔或漆片的”自然“烫印,只稍微加深皮革颜色,所以也不会显得突兀。

包封烫印和裱纸

📕

成 书

作者的个人品格或政治立场是否能决定其作品的优劣?德•卢迪纳先生梦碎巴黎,最终还能在树影环绕之下重获新生,他的创造者却至死被困于虔诚的信仰和狂热的政治幻想之间。书中平静祥和的法国西部美景,不知能不能安抚一颗迷惑的心。

* 部分图片来源:

https://fr.wikipedia.org/wiki

https://www.librairie-koegui.com/

https://www.librairie-koegui.com/https://www.ivoire-france.com/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