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色绿洲 |《金瓶梅词话》

从庚子到壬寅,大家的人生都或多或少地发生了变化吧,在时代事件的大风大浪中浮浮沉沉,竟然就到了2022年。元旦到春节之间的档期,是个回顾总结的好时候,我梳理资料,记录下去年完成的最后一件工作:《金瓶梅词话》上下册,兰陵笑笑生著,陶慕宁校注,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第一版,2008年第一印。客户很早就把这套书寄了过来,并商定了材料和样式:全皮面古典装帧,书脊及封面烫金压花,具体图案由我来决定,封面保持相对素净。

2021年5月,正式开始着手制作。原书是工厂制圆脊精装,所以先做了拆书、去胶,压平等基本工作。现代大机器生产书本时使用的胶粘性特别强,去除时比较费劲,并需要反复确认是否已经将孔洞中的残胶完全清除。

然后,根据选用麻绳的粗细在书脊锯五孔,用装帧麻线缝制,扒圆起脊。封面封底使用巴黎Relma的蓝色无酸板,在夹书机上刨平天头书口,再细打磨,刷砖红色。

用丝线手缝笃头布后,裱纸加固书脊,粘皮革书筋,并将封面和书脊一同打磨修整。

封面用皮是比利时百年品牌Norcuir的“绿洲山羊皮”(Oasis Goatskin),我一直喜欢这个名字,“红色绿洲”更显得意味深长。这是一种经过植鞣和苯胺染色处理的优质皮革,专门用来装帧书籍,色彩稳重,渗水性好,保留了清晰的表面纹路,手感极佳。做这套书消耗了将近一整张皮,最终效果比想象中还要好,连小小的原皮瑕疵都显得很有味道。

但由于“绿洲”比较硬挺,在使用真金箔烫金操作时,也遇到了不少具体的困难,所幸制作期间,刚好赶上Huhu老师在国家图书馆教学,得以及时请教,根据她的建议,我调整工作室湿度,也学到了高效的抛光办法,经过在试验板上反复演练,一点一点地完成了这本书的烫金和皮革镶嵌装饰,全过程历时一个月。
关于书名,几经商讨,最终做出了直接烫印英文的决定,因为我和客户都还是觉得英文标题跟整本书的古典气质更搭配。书筋之间的烫金图案是17世纪风格花纹,由订制的三个木柄工具组合完成。

看环衬选用手工制作的法国大理石纹纸,色彩与封面皮革、堵头丝线等紧密呼应。这种始于17世纪,流行于18、19世纪的螺旋纹图案,非常经典,常能在古典装帧书籍中见到。

最后,还做了一个内衬红色绒面皮的函套,避免书本受损。函套裱纸使用同色系的手工印染纸,但图案较为抽象和现代,与书籍装帧形成有趣的对比,又不显唐突。

整套书完成的那天,我完全没有松口气的感觉,甚至放在工作室观察了好几天,才仔细包好寄出。从5月到10月,做这个项目期间心情起起伏伏,成长不少,最感谢的还是客户的宽容(时间上和创作空间上),让我得以反复推敲,没有一步是仓促而就的。几天后,得到了客户的满意的答复,也得到一些改进建议,我认真记下,希望下一个项目能更好。这套书的装帧工作当然并不完美,但确是尽全力之后的结果,所以一点也不感到遗憾。

细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